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二章 粉丝接机
    “明天那个年终盛典,主办方现在临时通知你可能要唱首歌了。”闫春芳有些头痛地敲着平板电脑。

     丛来见她烦,也不好多抱怨,只能努力安抚下来自己,“怎么呢?”

     “孟扬不去了。《往事飞花》今年也算是跟《昨日花》一块儿红了个透,他要唱串烧,现在这段时间空下来,得你来填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怎么就轮到我头上了?宫郑不去,明如姐也不去?”

     “长春电影节宫郑能出席已经一片哗然了,且不说他是不是端架子,这么些年了,自从《莽荒人家》封帝以来,他很少出席这种活动了,其实也是谦虚。郝明如据说是谈下来了一部好莱坞的片子,这会儿哪还有闲工夫参加年终活动。我跟他们协调过了,从八分钟压缩成五分钟,小来,能搞定吗?”

     丛来正在化妆间里化妆,她对上镜子里闫春芳的眼睛,也没有立刻答应,只是开口:“闫姑,这要是一定要唱歌的话……我可能搞不定。”

     闫春芳用力压着眉心,“这些年不是没有活生生的例子,这要是真唱砸了还当真不如不唱。你还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 丛来叹口气,“基本功也就那些,跳个舞吧。”

     闫春芳眼睛闪了一下,“小来,你又不打算以后去跨界当歌手,今天咱们去录一首,明天你跳舞拿来伴奏!”

     丛来一怔,“闫姑,你说的不是假唱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 闫春芳翻了个白眼,“我傻啊!”说着就踩着高跟鞋去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 今天拍摄的是一组圣诞专题,丛来深栗色的长发及腰,蓬松微卷,一条羊绒无袖的红色修身连衣裙,耳垂上一对镶钻石翡翠点缀的墨绿色蝴蝶结闪闪发光,赤着脚在摄影棚里奶白色的长毛地毯上一静一动,笑得开心……闫春芳站在角落里打电话,看着丛来这幅样子,实在是忍俊不禁,嘴角不自觉想要上扬。

     “闫姑,小来这两天都没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 “孟扬,以经纪人的身份我不该干预小来的私事,可是她是钱蕾一手带大的心肝,我不得不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 “闫姑,”孟扬顿了顿,“你真的这么确信自己知道什么才是对小来好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的性格你们应该都了解,我不拉偏架,只是你真的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 孟扬冷笑一声,兀自挂了电话。闫春芳很是利索地把手机丢进手包里,摄影助理见她挂了电话,赶忙上前沟通拍摄的事情。闫春芳摆摆手,“说好了,就三组片,多的什么都不行。”见小助理要插嘴,闫春芳摘下来墨镜望着她,“三组片,两个小时,没有采访,没有视频。这是合同里说好的。”杂志社本想着缓兵之计,丛来档期紧,先把人约来现场多多少少聊两句或者拍个短片都行,现在看闫春芳这幅全副武装的样子也知道没戏了。

     闫春芳揉了揉眉心,看着跟个孩子一样甜笑的丛来心里忽然不那么确定了,到底谨小慎微的那个、还是天真烂漫的这个,哪个才是她从小看到大的那个可怜孩子?丛来缺的东西太多了,可是她不缺钱,她只要做好一个演员就好了。闫春芳记得清楚,《天骄》刚开机的时候,钱蕾清晨六点钟不到给她打电话,“既然她要做这一行,那就让她干干净净、认认真真地做。阿芳,我这样一个婚姻不幸的孤女活到现在,这个女儿,是我唯一的牵挂。”

     “闫姑?”丛来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边上,见她出神,出声叫了很久。闫春芳抬头看着丛来,缓缓笑了笑,“凉,拍下一组就赶紧去换衣服,别着凉。”说着把手里的毯子披到她身上。丛来心细,见刚刚还冲着小助理发火的女战士这会儿柔情似水……丛来笑,伸手握住闫春芳的手,“闫姑今年跨年跟我一起吧?”

     闫春芳望着丛来有些失神,半晌才道:“不急,这个咱们单独说。先做事。”

     是了,她还是那个敏感善良让人心疼的小丫头……

     驼色的大雪地靴,墨绿色的背带裤,鲜红色的高领宽松毛衣,头上顶一个坠着白色大绒球的圣诞帽,古灵精怪的丛来骑着一只大号的玩具驯鹿。这是最后一组片,工作人员扬起了漫天彩纸屑,丛来抬头望着,大眼睛忽闪忽闪,都是无邪……

     这组图片隔天被印在海报上布满大街小巷和移动媒体:“圣诞天使”“圣诞老人的小孙女”“尘世最好的圣诞礼物”……丛来蜷在车座位上啃一个苹果,闫春芳坐在一边,“闫姑,这也太夸张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这不是我们的宣传,杂志社发出去以后引起的共鸣,自发的。”

     丛来把手机丢到一边,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心情不好?”闫春芳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“没有,”丛来笑,“电影圣诞档要上,在想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 “赵原生这回倒是反其道而行之,别说大张旗鼓,连个正经宣传都没有。倒是我们跟张百云一天忙忙叨叨的,他坐收渔利。”

     丛来道:“最近我的曝光率太高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别想这个傻丫头,都有我呢,没事的。”闫春芳只是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 丛来拉住闫春芳的袖口,“谢谢你,闫姑。”

     闫春芳笑:“这十多年不能白让你叫一声闫姑啊!小来,你要是真的想认认真真做个演员,就心无旁骛做好你自己的事,这是钱蕾的心愿,也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闫姑,我今年去香港跨年,你跟我一起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丛来头发在脑袋后面乱乱得绑的很随意,闫春芳抬手给她理了理,“小Jim还等着姑妈去跟他过元旦呢。”

     丛来笑了笑,闫春芳有个在美国做大律师的哥哥,前两年丧妻,膝下有个六岁大的儿子。丛来见过两面,虽然不熟,但每回见到多有些同病相怜的心疼,“我给他准备了圣诞礼物和新年礼物,那闫姑帮我带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谢谢小来。元旦的时候我让他给小来姐姐挂电话。”

     丛来这一大早是要去机场,除了当晚那个不轻不重的盛典以外,主要是为了新年前最后一场也是最有分量的活动,是个时装公司旗下的杂志社举办的商业活动,众星云集,郝明如为此千里迢迢飞回来,宫郑也会来,除了更多星光熠熠的前辈,更有一些早都不怎么露面的导演也会出席。正常来讲,年轻演员碰上这种机会都是很欢欣鼓舞的,丛来却不同,她一点也不喜欢在导演圈子混脸熟——来之前,闫春芳替她反复确认丛江山不会出席。

     “小来,你躲不开的,丛江山的资历你不是没有数,你如果真是想要爬到那个金字塔尖儿上去,你绕不开他。总要想个对策,不能一直落荒而逃。”

     丛来扯掉发圈,十指穿插在发丝中间,不冷不热道:“那就……等我有能耐不用逃的那天再说吧。”闫春芳摇头叹气,车子转眼到了机场,丛来早晨出门认认真真化了妆,只是这会儿却不想见人,口罩遮得严严实实,帽檐也压得很低,一副黑超挡得严实。穿一双白色帆布鞋,宝蓝色小腿裤,露着一对玲珑精致的脚踝,上身是粉色的卡通卫衣,外头套了一件臃肿的羽绒短夹克。

     “收拾这么漂亮还不肯见人?有约会?”闫春芳促狭道。

     丛来在口罩后面嘿嘿一笑,挽着闫春芳的胳膊往里走。本想着清晨六点不到应该没什么人注意到她们,只是伟大粉丝的热情真是不容忽视……丛来望着拥挤不堪的人群忽得有些受宠若惊的不安。她忽然快跑两步跟上前面机场维护秩序的地勤人员,那人不解地望着她,丛来摘下墨镜上前小声道:“辛苦你们了!他们都是些小孩子,一大早跑来也不容易,只要不违反原则,麻烦您跟您的同事也别太为难他们了……谢谢了,辛苦您了。”

     那名地勤的工作人员是个三十刚出头的年轻男人,看着那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噙着柔和的笑意望着他,一时间喉咙里不自觉咽了下口水……“额……好,知道了……丛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 丛来微微鞠躬,长发散到前面来一些,“给你们添麻烦了,谢谢。”说着转身跟身边的粉丝道:“天气冷,当心别着凉。以后别这么一大早过来了,你们也有工作学习,也要休息。有机会我会去跟大家安排见面的,不需要这样跑,谢谢你们了。”她声音不大不小,带着少女的清脆甜美,听来很是动人。说完丛来挥了挥手,然后拉住闫春芳的手,快步小跑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 “小来啊……”闫春芳摇头叹气,脸上挂着的苦笑分明透着一丝欣慰。你母亲都配不上你这样的女儿,更别提丛江山,这是她没说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 “小粉丝的心情我能理解,想多见一见自己的偶像,想收拾得漂漂亮亮让他记住自己……”丛来笑,“我说的都是心里话,我一个小毛丫头,还不值得他们这么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 “凭你今天做的事情,小来你值得。”闫春芳神情淡淡的,却又看来很是认真。

     丛来一笑了之没多说,登机前收到消息——

     宫郑:我在机场等你。

     丛来笑得眉弯眼眯,就这样,不过两个小时的航程她也觉得漫长难熬……

     闫春芳本想装着看不见,下了飞机却看见VIP通道的尽头,宫郑全组都在那里等着。

     闫春芳等了一眼丛来,又怒气冲冲地踩着高跟鞋上去数落宫郑和冰冰。她一贯风风火火的脾气圈子里都清楚,也早都习惯了,宫郑本就是钱蕾的同门师弟,自然要敬让她几分,加上上次分开到现在十多天过去,他也好不容易见上了小丫头,哪有心思生气?

     “不走等在这儿接机?”闫春芳冷声道。

     冰冰讪笑:“那怎么办,老粉丝非要见小偶像,赖在这儿不肯走。”

     “宫郑你都一把年纪了,能不能别这么胡闹了?”

     “闫姑,”宫郑笑,“年纪可是硬伤,不要动不动就戳我痛处啊……再说了,我们跟你们的航班本来就差那十几分钟,碰上也没什么的。一起出去吧,我也好久没见过小来了……”宫郑把目光落在丛来脸上,笑意灼灼,怎么也不肯移开了。

     丛来倒是顺从,乖乖摘下了墨镜口罩,一张清秀的脸化着清甜的淡妆,羽绒夹克搭在臂弯里,身上粉红色的卫衣胸口处是大大的兔八哥的卡通形象,很是俏皮活泼。

     “得,本来出去还想说是兄妹,现在只能是父女了。”宫郑笑着叹气。

     丛来抬手掩了掩嘴角,冰冰见闫姑要发火,赶忙出声,“车子到了,快走吧,不要误事。”

     于是,宫郑借着“偶遇”的名头,光明正大地跟丛来有说有笑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 “圣诞的那组照片我让冰冰冲洗放大挂在房里了。但是,还有个请求……”宫郑笑。

     “签名吗?”丛来闹。

     “唔……本来想说的不是这个,你要是肯签也行,不过得签在背面,不能破坏画面。呵呵……”宫郑笑了起来,“说正经的,咱们过两天圣诞节的时候一起拍组照片吧?比起看你的单人照,我更想看你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 丛来的脸蛋微微一红,“《昨日花》的时候不是已经一起拍过海报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武媚的爱人是李治,不是李世民。再说了,你是丛来,不是武媚。我要的是小丛来,不是武皇。”宫郑微微笑着认真道。

     丛来愈发窘,“怎么以前不知道宫老师这么能说会道呢?”

     宫郑呵呵笑,“不是我以前不能说,遇到你之前,我话比较少。”

     两人各自的粉丝本身基数就都不小,现在合到一处,场面更是壮观,机场通道包括楼上那层两侧扶栏边上都是人山人海的,只是二人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根本没时间留意,这会儿丛来身边的小姑娘好像是被后面的人群挤到,安保又正好没拦住,像是洪水泄了闸,这个缺口一开,人群接二连三地趔趄……粉丝都顾念怕伤到丛来,第一反应都是宁肯自己跌倒也不能撞到丛来,丛来余光见到前排那对小情侣就要跌倒,完全是下意识地伸手去扶,那小姑娘吃不住力,直直扑到了丛来身上,撞到她胳膊,痛得她倒吸气。安保迅速反应维持秩序、平息骚乱,丛来等那二人站稳赶忙查看他们身后的那几个刚刚也险些跌倒的人,等确认都没受什么伤才皱着眉为难地笑道:“万幸没伤到,不然真是让我负罪地睡不着觉了。大家不用这样接我的,以后如果你们想见我可以跟我说,咱们找个开阔点的地方集体约会就好了,不用这样迁就我的时间特意跑来。人这么多万一拥挤受伤就不好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那个女孩子刚刚被丛来扶了一下,这会儿都不敢再握一下她的手,只是紧紧攥着一边男友的手,泪眼朦胧地哽咽道:“小来……你真是女神啊!”

     丛来从包里抽出一张纸巾,为难地笑:“快别哭了,再哭你男朋友该心疼坏了。女神也是有你们才封给我的啊,不然我就是一个扔在人群里都找不到的小女孩……不对,我可能是那边宫老师的粉丝队伍里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女孩。”说着她回头冲着一脸紧张的宫郑笑了笑。宫郑无奈摇了摇头,叹气道,“你呀……”离得近的宫郑的粉丝闻言也笑了起来,尖叫着:“丛来大大!”丛来现在在宫郑的粉丝应援队伍里也是有一席之地的,虽然被好些键盘侠骂是倒贴,可丛来的人气毕竟不是吹出来的,宫郑的粉丝也不是吃素的,两家现在就跟联姻了一样,丛来的粉丝自觉带上了宫郑粉丝的属性,宫郑的粉丝也都处处自觉照顾自己家人。

     二人上车前宫郑还在跟闫春芳磨嘴皮子,“闫姑,一辆车也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宫郑你脑子清楚一点,这是什么场合!”闫春芳压低了声音,口气很是严肃,语速很快。

     宫郑叹气,最后望了一眼丛来,只能掉头上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 车子刚刚动弹,宫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你胳膊没事吧?撞到你的时候我就见你很痛!”

     “窝了一下,不太疼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去医院吧!万一扭到了或是拉伤了怎么办?!”

     丛来不觉好笑,“哪有那么严重……好了你别担心了,真的没事,已经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 宫郑又反复交代了几句才舍得挂了电话,闫春芳的脸早都冷成了黑锅底,两个鼻孔呼呼冒气。丛来难为情地笑了笑,巴巴地望着她却没有先开口。

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也差不多一点!丛来你现在不是跟他传绯闻的时候!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,闫姑。只是,我想顺其自然……”

     闫春芳虽然生气,但也早就知道这个场景,所以只是冷冷地剜了丛来一眼没多说什么。